欢迎各界友人光临 中国民主建国会宁德市委员会网站
设为首页  收藏本站   
民建心语
当前位置:首页 > 民建心语 >
“窑洞对”的周期率给我们哪些启示
发布时间:2017-09-13 16:15:13 作者: 点击:
“不忘合作初心,继续携手前进”主题征文
“窑洞对”的周期率给我们哪些启示
 
      1945年7月初,民建创始人黄炎培先生访问延安,毛泽东邀请黄炎培到家中做客,促膝长谈了整整一个下午。亲密交谈中,毛泽东问黄炎培:“任之先生,来延安考察了几天,有什么感想?”黄炎培说:“我生六十年,耳闻的不说,所亲眼看到的,真谓‘其兴也勃焉、其亡也忽焉’。一人,一家,一团体,一地方,乃至一国,不少单位都没能跳出这个周期率的支配力。大凡初时聚精会神,没有一事不用心,没有一人不卖力,也许那时艰难困苦,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。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,精神也渐渐放下了。有的因为历时长久,自然地惰性发作,由少数演为多数,到风气养成,虽有大力,无法扭转,并且无法补救。也有为了区域一步步扩大了,它的扩大,有的出于自然发展,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,强求发展,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、艰于应付的时候,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,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。一部大历史,‘政怠宦成’的也有,‘人亡政息’的也有,‘求荣好辱’的也有,总之,没有能跳出这个周期率。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,我略略了解的了,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,来跳出这个周期率的支配。”
      毛泽东认真听完这段话后说:“我们已找到新路,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。这条新路,就是民主,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,政府才不致松懈。只有人人起来负责,才不会人亡政息!”黄炎培说:“这话是对的。只有大政方针决之于公从,个人功业欲才不会发生。只有把每个地方的事,公之于每个地方的人,才能使得地地得人,人人得事。用民主来打破这个周期率,怕是有效的。”
      黄炎培先生与中共领袖毛泽东的这一段关于“兴亡周期率”和“民主新路”的著名对话,被称为“窑洞对”。
     自古以来,历代王朝创造繁荣的过程极为相似,但其衰亡也有惊人相似的轨迹。王朝的兴衰与作为王朝最高权力的拥有者——“天子”有着最密切的联系。在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;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”的封建时代,“天子”(皇帝)对社会财富拥有最高的支配权,对臣民拥有无上的控制权。天下百姓历来都把天子圣明作为治世的标准。天子圣明,则百姓之幸;天子昏庸,则百姓之祸。
      王朝兴替,其兴由帝王。一般来说,建朝初期的帝王大都励精图治,兢兢业业,时刻惦记着创业难、守业更难,“水可载舟,亦可覆舟”的古训,精心打理家国天下。在政治上能事必躬亲,严加管束皇亲国戚、家奴宦官,亲贤人,远小人,善于纳谏;在经济上能与民休息,轻徭薄赋,兴修水利,打击豪强,分配土地,保护生产和经营;在自然灾害降临时,能安置流民,倾力救济;在民族政策方面,能充分尊重不同民族之间的风俗与信仰,民族之间、政权之间与国家之间和谐友好相处。比如:西汉初年,统治者相继实行休养生息的政策,国力达于鼎盛,遂有“文景之治”;隋文帝以短短二十年之时间,创造了后世羡称的“开皇之治”;唐太宗开创的“贞观之治”距大唐开国仅仅三十年时间;明朝开国之初,明太祖提出“安民为本”和“藏富于民”的主张,实行休养生息政策,以恢复和发展生产;清王朝也有“康乾盛世”的短暂辉煌......
      同样,任何一个王朝衰败和灭亡的轨迹,也都有着惊人的相似。即便如所谓的太平盛世,也同样潜伏着危机,只不过被表面的繁华所掩盖。有的荒怠朝政,将朝政悉数委于他人;有的亲奸邪,远忠良,良莠不分,偏听谗言,致使政治不明,吏治败坏;有的对治理国家不感兴趣,对歪门邪道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热情,或求长生,荒淫无道等。在经济上,有的不抑兼并,横征暴敛,与民争利;有的奢侈浮华,大兴土木,劳民伤财,积贫积弱。在民族关系和对外关系上,有的嗜杀成性,穷兵黩武,元气大伤,最后直落得兵败如山倒;有的骄傲自大,采取民族压迫与民族歧视,等级制度森严,致使民怨沸腾。例如,秦二世胡亥昏庸无能,终日沉湎于享乐,权柄被窃于奸相赵高,光天化日之下上演“指鹿为马”的闹剧,不幸印证了“亡秦者,胡也”的谶语;大唐帝国后期藩镇割据、朋党之争、宦官弄权,帝王权力被窃,无力左右政局;明末万历皇帝深居宫中,二十年不上朝,置国家大事于脑后,长期怠政而勤于搜刮,加剧了明代官场的腐败,致使明王朝走向衰亡。
      太平天国天王府洪秀全金銮殿上高挂一副对联,上联:天命诛妖杀尽群妖万里河山规化日;下联:王赫斯怒勃然一怒六军介胄逞威风。横批:太平一统。然而,“太平天国不太平,一统山河未一统。”小时候读历史,总认为太平天国运动首领是民族英雄,但是随着更多的历史解读与独自思考,方知天国英雄也只不过是勃然一怒逞威风而己,它的失败是有其历史的必然。太平天国,从兴起到衰亡,中间虽然风起云涌,也曾有过半壁江山,但是很快就失败了。有一本书叫做《江南春梦笔记》的,说是王后娘娘下辖爱娘、嬉娘、妙女、姣女等各项人数加起来,总计有2300多名妇女在天王府陪侍洪秀全一个人。洪秀全从41岁进南京到52岁自尽,在天王府美女群中过了11年帝王生活,到了同治三年(1864年),他52岁,终于在曾国潘湘军的隆隆炮声和后宫粉黛的嗟怨声中,不得不丢下他那千百个美女娇娘,自尽身亡。他死后48天,天京沦陷,天国灭亡,他的宝贝儿子也当了俘虏,后来被凌迟处死了。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,就这么短暂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    历史的发展是复杂的合力运动。历朝历代能够对皇权运行产生直接、重大影响的是广大官员群体,官员队伍的素质是影响王朝兴衰的重要因素。吏治清明,则上令下达,政通人和,社会安定;吏治腐败,则官员欺上瞒下,中饱私囊,就会出现“歪嘴和尚念乱经”的情况。历史上,不乏冒死直言犯谏的官员,他们以天下为己任,规劝帝王以民生为重,严以律己。然而,大臣的命运又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皇权的运行。凡是在王朝的兴盛之世,就会有一批正直廉洁无私的官员,王朝的命运似乎可以通过直言犯谏的大臣的命运反映出来。如,贞观盛世之时的魏徵,明代中期的海瑞。凡是王朝衰亡和行将崩溃之时,奸臣就会借机窃权,中正鲜少。如,明末一批正直的东林党人惨死在血雨腥风之中,大明王朝的衰亡注定不远了。清朝入关之后,官员士大夫们唯唯诺诺、自称“奴才”以自保,他们噤若寒蝉,整个思想界几乎处于“失语”的状态。于是,当“康乾盛世”美梦尚未结束时,天朝大国已沦落到任人凌辱的地步。清代诗人龚自珍《己亥杂诗》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九州生气恃风雷,万马齐喑究可哀。
我劝天公重抖擞,不拘一格降人才。 
      这首诗以祈祷天神的口吻,呼唤着风雷般的变革,以打破清王朝束缚思想、扼杀人才造成的死气沉沉的局面,表达了诗人迫切要求解放人才、变革社会、振兴国家的愿望。
      中国历史悠久,历代政权在反腐倡廉上各有做法,有的还下了很大的力气,但改变不了“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”的“盛衰周期率”。建立新体制的那一代人是精通中国历史的。一部中华兴衰史,也许在他们心中形成了一个难以排解的历史之结。他们透过治乱更替的历史风云,看到了社会公平在治乱中的作用和分量,深知“水可载舟,亦可覆舟”的道理,通过公平的体制来避免历史周期,这也许就是以毛泽东先生为代表的中共第一代人所做的历史探索。
      事实上,几十年来,中共执政确实是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,所取得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,也确实正像黄炎培先生所提问的那样:“大凡初时聚精会神,没有一事不用心,没有一人不卖力。”可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,一大批党员干部在权力、金钱、美色面前所表现出的现象也开始令人担忧,队伍纪律松懈、腐败滋生,开始愈演愈烈。特别是既得利益集团和官商勾结暴发户的出现,以及巧立名目的公款私用,党员领导干部放纵其配偶、子女的违法现象等问题,在老百姓心中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。
      2017年4月间,热播的电视剧《人民的名义》剧中主角之一的高育良,起初还是比较清廉,不为钱财所动。赵瑞龙为了美食城项目先后给他送钱又送张大千字画,均被婉拒。最后采用美人计,把高育良书记拉下水,让他掉入既得利益集团设置的温柔陷阱。走私犯罪分子赖昌星有一句经典的话:“不怕领导讲原则,就怕领导没爱好”,一语道破了官员爱好与贪腐之间的关系。曾任江西省副省长的胡长清倒台后,一夜间南昌城里胡的题字不见了踪影。面对自己在个人爱好上到达的“非凡境界”,官员自身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。这番众星捧月、万人敬仰的背后,不是因为领导人的书法造诣,而是为了那杆毛笔背后的公权力。一旦权力和爱好混杂在一起,受伤害的不仅仅是公共权力体制,政府的形象,群众的公共利益,也会受到损害。在面对新世纪以来世情、国情、党情、民情的深刻变化时刻,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习近平走访各个民主党派和工商联的时候,还特别提到,当年毛泽东以民主来对答黄炎培历史周期率质疑的故事,“至今仍然是一个警示。”为此,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研究全面从严治党重大问题,制定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,修订《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(试行)》,把全面从严治党落到实处。
      习总书记在中共成立95周年大会上强调指出:一切向前走,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。走得再远、走到再光辉的未来,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,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。面向未来,面对挑战,全党同志一定要不忘初心、继续前进。做为新时代的民建人,我深深地感受到习总书记的讲话是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,对过去历史的回顾和对未来发展的展望。告诉我们只有不忘初心,铭记初衷,才能在正道上行得远,才能在思行结合中把握参政党建设规律,推动多党合作事业不断走向辉煌,才能取得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胜利。
 
      作者:张万春(民建宁德市蕉城区第三支部会员,福建久安水产有限公司副总经理)
       电话:13860377799

手机扫描访问网站


微信公众号